magma

Qué es imposible?

泥足feet of clay(ABO,李乔) 章十 全文完


 

 

 

 

以控场为专长的荣耀第一阵鬼僵在了原地。

 

回想起来这并不该令他惊讶。毕竟就在昨晚比赛结束后他的手机曾收到来自乔一帆的两个未接电话外加一条短信;前者被他无视,后者没被打开就直接移进了垃圾箱。长痛不如短痛——他何时退化到这般迟钝,等到蓦然惊醒后回头来看,才发现那些只言片语的交流中流露出的孺慕与依赖?

 

他们之间有什么东西在催生,李轩错过了将那扼杀在苗头的机会,所幸为时还不晚,只要停止浇灌就能任其自然枯萎——至少李轩是这么相信的。他以为冷处理成效甚佳,却忘了在兴欣锻炼过两年的乔一帆早已不畏惧迎难而上,更忘了乔一帆在成为阵鬼前曾经是个刺客:静候时机,乘敌松懈,抓紧近身,一击毙命。

 

此刻伫立在门外的身影让他想起了两年前的那个夜晚。如果时间倒流,那晚他没有被同情、怜惜与好奇驱使着问出那一句,是不是后来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先进来吧。”他疲惫地揉揉太阳穴,在早晨八点明媚的阳光中头痛起来。

 

 

 

“我还没吃早饭,正打算等会下去。你呢?”

 

“来之前用面包垫了下肚子……”

 

“那怎么够。冰箱里还有点牛奶,我给你倒点吧。你要全脂还是低脂?”

 

一直到脱掉鞋子、挂好外套、被安顿在客厅沙发上——是的客厅现在有了沙发——乔一帆也没能将话题引导回进门前的方向。李轩在冰箱里搜索,“记错了,牛奶还没买,不然来点果汁?柳橙还是猕猴桃?”

 

眼角瞄到冰箱门里一排喷雾瓶时他手心的冷汗几乎在把手上打滑,但随后他意识到房间里并无Alpha的气味,纯洁如一张白纸,才想起昨晚去比赛前习惯性地往自己身上喷洒了双倍中和剂。事实证明整晚李轩提防(期待)的可能情况并未出现:乔一帆没有上场,自然从例行握手环节缺席。但现在他就在眼前,坐姿笔直,双手放在膝盖上,鼻尖渗出的细汗出自紧张而非高温(李轩发现他对眼前人了解之深超过了自己想象),抓紧转过头两人视线对上时发问:“我知道现在不是个好时机,我也不会耽误前辈很长时间,可是……哦,谢谢。”

 

李轩递给他的玻璃杯迫使他中止了问句,再继续时底气便弱了许多。“……昨晚我给你发了条短信,但是一直没有回复。”

 

“什么短信?我没看到,可能是接收出了问题吧。”

 

李轩心不在焉地回答。至于短信内容是什么,他没有问也并不想关心。他有些无法直视那双含着微微期冀的眼睛,和两年前的那个夜晚何其相似,除了那眼睛的主人已经快完成从少年到青年的转变,个头更高,肩膀更宽阔,面部柔和的线条显出棱角,周身的草莓甜香褪去了青涩。

 

“前段时间联系少了,实在抱歉,虚空这边事情太多,还有几轮就季后赛了,在之后夏休俱乐部也有新的计划,实在忙得焦头烂额。”

 

像是辩解又像是逐客令的言语让乔一帆脸色苍白了几分。若干几句客套之后他起身,微笑得有些勉强。“兴欣定的航班还有两个小时,那就不打扰前辈了。季后赛见,好吗?”

 

李轩沉默地点头,将皮肤之下的隐隐刺痛归类于心理作用。他送乔一帆到玄关,将挂在门后的外套取下来,乔一帆伸手去取,来往间两人手指相碰。

 

一股令李轩颈后毛发倒竖的战栗感自指尖传来;他想要收回手,但来不及了,像是盛满了水的气球被戳破,甜腻的草莓香和无尽的黑暗一道淹没了他的周身。

 

 

 

“嘶……”

 

李轩睁开眼时被明晃晃的阳光刺得眼眶发痛。意识放空的迷茫混淆了记忆,让他一时间忘了此刻身在何处,恍惚间回到了十岁那年的春节从爷爷的书柜里偷出十五年的老白干喝掉半瓶,醒来后也是如此,从口唇到胃一线火烧火燎、四肢灌铅般绵软无力、太阳穴突突跳起来,而脑内——如果你将耳朵贴在装修时正在被电钻打孔的墙壁上,想必能体会到那种感受。如果按照记忆发展,接下来就是他从床上像小鸡一样被拎起来、老爹拿了藤条将他一顿好打的部分了。

 

并不愉快的回忆勾起他喉头一阵紧缩;起身已经来不及,他用一边手肘撑起自己,勉强来得及在大吐特吐之前将脑袋伸到床铺之外。想象中的一片狼藉并没有出现,垃圾桶及时伸了过来接住秽物,直到他抓住床沿将胃里的内容倒了个干净。“谢谢……”

 

他抬起头呆住,在看清眼前人的身份时,早晨发生的一切飞快地在脑内闪回归位。乔一帆来到他的公寓,想要问什么却苦于自己明显推三阻四的逃避未能出口,离开时自己给他拿外套一不小心指尖相碰,然后……

 

“一帆!”

 

情急之下脱口而出的称呼并没有停下乔一帆端着垃圾桶往外走的脚步。他头也不回,步伐稳定,直至将对方惊惶绝望的目光关在门内。

 

 

 

“……起初以为是发情期的失控,后来才发现你的信息素分泌紊乱得都快超过临界值了,被送过来时差点没让一整层的Alpha被激怒得发狂,我们不得不将你送进隔离病房,今早才转出来。”

 

“我晕过去有多久?”

 

“超过24小时。不过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了,这次你的反应属于身体机制的自然生理调节,是中和剂使用过量引起的。”查房医生将床头的病历翻得刷刷响,“你使用的那种药效非常强劲,甚至影响到了Alpha信息素的分泌,使其不断减弱——直到有一天,像是大坝被炸开一道裂口,之前被压抑的那些一次性爆发出来,后果可想而知。你用药的时候难道没注意看副作用?”

 

“买的时候被提醒过来着,没放在心上,后来也忘了。”李轩懒洋洋道。像是被抽去了脊柱一样全身无力,他明白这并非信息素爆发的后遗症,而是心理原因。

 

“昨天用了药,你的情况已经很稳定了,明天就能出院。年轻人也真是的,有什么矛盾不能好好解决,拧到现在伤己也伤人?”在脑补中还原了一整个故事大纲的医生画风一转,开始循循善诱,“送你过来时你的Omega说你得用手,静脉注射不能打手背就注射了手肘,之后给你按摩热敷别提多尽心,可见感情基础还是很好的,怎么闹到这种地步?好在没持续太久,还不算太糟,之后只要不碰那玩意就不会复发。天性是没办法压抑的,只能顺其自然,堵不如疏……”

 

李轩只有苦笑。

 

门又开了,他的心再次提到嗓子眼,进来的却是另一个熟人。

 

“俱乐部还不知道。我替你以私人原因请了假,但明天你必须回去露面。没问题吧?”

 

“……谢谢。”喉结上下滚动,浓浓的感激涌上心头,他最后也只能吐出这两个字。“对不起。”

 

李轩指的不是撒谎瞒过俱乐部给吴羽策带来麻烦,而是自己的作为——或者不作为——怯懦得令人失望。吴羽策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却只是耸肩。

 

“兴欣的人已经回去了,他送你过来延误了登机,托我帮忙再定趟航班。我告诉他最早只能买到今晚的了。你晕得实在够久,幸好我有先见之明。”

 

张着嘴巴过了好几秒之后,李轩意识到了神助攻的重要性。“那他……”

 

“马上过来。你们好好聊吧,就这一次机会。”吴羽策出门前留下意味深长的一句。

 

 

 

“你送我过来的?”

 

窗帘已经被密密拉上透不进一丝阳光,明明是白昼室内却昏暗如黑夜,他连眼前人的表情都看不分明。

 

信息素爆发。能令一整层楼Alpha失控的信息素会对一个Omega造成怎样的影响?更可怕的是,被这狂暴本能支配的他在失控之后做了什么?李轩停住不敢继续想。如同百爪挠心,又不敢开口去问,他的视线梭巡对方露在衣物之外的皮肤细细寻找任何可见伤痕。乔一帆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侧了侧身:“我没事。”

 

“那就好。”李轩松了口气。不加思索说出的这一句却成了导火索,乔一帆刷地一下站起来,垂在身体两侧的手臂因愤怒而微微发抖。他毕竟生性温和,即使被气得眼眶通红嘴唇发颤也放不出太狠的话,只硬邦邦撂下一句:“你不觉得你有很多需要解释的吗?”

 

李轩听到了自己的喟叹。“我从未说过自己不是Alpha。”

 

乔一帆怒极反笑。“所以这还都是我的过错不曾?”他扭头欲走,却被李轩抢先一步捉住手腕。“一开始我没想刻意隐瞒,你的状态并不好,对Alpha有明显抗拒情绪,我只是想让你安心。”

 

“那之后呢?你明明在那之后就可以坦白的,却一直挖空心思隐藏身份、还有那次……”他停下来做了几个深呼吸才能勉强平静继续,“如果昨天我不去找你,是不是你打算一直把我蒙在鼓里?”

 

李轩无言以对。准确来说,千言万语堵在喉头,但没有一句是正确答案;掌心是纤细的手腕和跳动的脉搏,他明白现在放开就永远不会有机会了。

 

“……如果我告诉了你真相,那还会有后来的一系列接触吗?我并不是说你对Alpha有什么偏见,只是——后来的交流过程中过了很久你才渐渐减少防备,将我视作朋友。”对方怀疑的眼神刺得他心口沉闷,又忍不住心疼。谨慎有余勇气不足,他回想起乔一帆提起过叶修对他的评价。像只兔子,一旦被突破安全范围就惊慌失措地逃开,所以只能停在被他划出的那个圈外,想要再接近一步都不能。只有少数几个人能被接纳进那个圈子,而他成为了其中一个——直到他失手毁掉一切。

 

“如果你一开始就知道了我的身份,那么还会不会有后来的交流?即使有,你还会不会相信一个Alpha接近一个Omega没有抱别样的企图?对你造成的伤害我很抱歉,但我不后悔做出了……尝试。你恨我也是应该的。”

 

乔一帆站在远处,阴影打在他的脸上,从李轩的角度只能看清紧抿的双唇。不明白这意味着好还是坏,李轩静静等待着最终审判。

 

“……那你有吗?”

 

等来的反应不是想象中的任何一种。乔一帆的声音很轻,李轩花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这是问他关于到底有没有企图那句。他抬起头来撞进了一双执拗的目光,所有的辩解与挽留一瞬间消融得干干净净。

 

他怎么会迟钝到这种地步?自全明星酒会之后以为自己已经明白了内心那点朦胧的暧昧,经过一番取舍后决定放弃,让一切归于平静。但直到刚刚——在病房内等待对方来临,门把手微微转动的那一刻——他被忐忑与恐惧压得无法动弹,仿佛面临人生最难抉择的生死之关。根本没有什么选择,有些东西无法放弃也无法割舍,他拥有了致命弱点,喜怒哀乐都为他人牵动。他怎么会蠢到这种地步?花了他多久才明白?

 

他从未如此庆幸过一次偶然相逢,庆幸自己将那个惶惑不安的少年拥进了怀里。心头阴云已经驱散,他不知道即将面对怎样的后果,也许是拒绝,也许是继续逃避,也许以后两人相见形同陌路,但被他握住的手腕并没有挣开,那双眼睛里闪过他所熟悉的情绪——只有一丝,那么微弱像是燃到了尽头随时都会熄灭的摇曳烛火,却已经值得他赌上一切了。

 

李轩释然地笑起来。

 

“当然有啊,”他说,明白此刻将成为他人生新的起点。


“我喜欢你。”

 

 

 

全文完



为了卖安利还是最后再蹭一次tag。是的你没看错!!!全文完!!!撒花!!!


番外会有的!自己割肉炖来吃,一点都吃不香好吗!


评论(20)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