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ma

Qué es imposible?

泥足feet of clay(ABO,李乔) 章八

月黑风高,再放一次群宣:182129107 不一起来开脑洞么!


过渡章,怎么改都不满意先这样了以后可能会重修。我到底是脑子哪根筋搭错要写ABO的剧情……


小高刷了下存在感但这篇小天使组是纯友情线^q^



 

 

 

“咦队长你还不走?”唐礼升离开训练室时看见李轩还在最靠里一排电脑前全神贯注似乎在看什么视频,一时半刻还没有要结束的意思。

“哦,离熄灯还有半个小时呢。”李轩瞥了眼屏幕右下角,随口说。跟大多数正规战队一样,虚空也有严格的作息时间表。不过昨晚刚打完一场比赛,次日一般会放松一点。

唐礼升感动了。队长大人多么刻苦!别人都去休息了队长大人还在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地钻研对手!他心头一热,决定明天自觉把训练时间延长一小时。

门被“咔哒”一声轻轻带上,李轩微微松了口气,点开了企鹅聊天的窗口。

逢山鬼泣

·今晚的表现不错!

回复很快就来了。

一寸灰

·谢谢_(:з」∠)_可是最后还是输掉了[郁闷]

气鼓鼓的小人表情十分生动,让李轩不自觉唇角上扬。离开H市后他们就再也没见过面了,但夏休时网游中碰见过几次,每次都是在抢BOSS场面下。阵鬼在团战中能将职业优势发挥到极致,李轩看着人群中的一寸灰在乱哄哄的大场面中越来越游刃有余,内心一面为后辈的成长感到欣慰,一面为到嘴又飞了的BOSS痛心疾首。

有叶修这个妖孽坐镇,兴欣的收获硬是将蓝溪阁霸气雄图中草堂等老牌巨头压了下去。虽然也有李轩这样其余战队的职业选手来凑凑热闹,但要么被对面丰富猥琐的网游经验拖垮,要么被顺势当成陪练车轮战累垮,总之赢少输多。李轩记得第一次在抢杀海的女儿瑞恩时,在一番鏖战、BOSS最终花落别家之后并没有急着下线,而是盯着对面人堆里那个小阵鬼的身影发起了呆。

他最后遵从了自己的愿望,发了信息过去:“一帆?”

那之后每次在网游里碰见过后两人也不急着下线,总会多聊上几句,下次来X市我带你去哪哪吃排一次队要一上午的千层酥油饼但是老板女儿是我粉丝每次都能偷偷走后门,你今天在侧翼卡的埋伏时机太准怎么都快跟叶修一样猥琐了呢。得到的也是认认真真的回答,哦是吗小盖是说过那家很好吃呀有时间一定要去,谢谢前辈夸奖我下次会更努力的。话题天南海北,两人极有默契绝口不提临时标记那件事。

李轩也反复诘问过自己,但得出的结论是如果再来一次,他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刻意欺瞒确实违反了他一贯的道德准则,但当时的情况情急之下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如果放任对方接触到目的不纯的Alpha,有可能连职业生涯都会毁掉——哪怕那几率只有万分之一,却永远无法排除。 

临时标记而已,随着时间的会流逝最终消失,不管那是多么亲密的接触,与当初在体育馆里帮他服抑制剂那次没有本质的不同。

至少他愿意这么相信。

李轩很快回过神来将聊天继续下去。

逢山鬼泣

·微草的表现确实很强劲啊,上个赛季的阵容现在磨合得也很成功。个人赛赢得不错,方法是自己摸索出来的?

对嘛,就是要这样才对,单纯前辈与后辈之间的交流,丝毫不会有越界的可能。

一寸灰

·嗯^_^,在网游里偶尔发现的,可能是不为人知的系统设定之类吧,我觉得在比赛里面使用的话会有出其不意的效果,就重现了一下。

李轩对乔一帆已经足够了解,从淡定的三言两语看出了一点点小得意。当年在微草战队从来没被正式指导过,甚至唯一的存在感只限于给前辈们端茶送水之时,乔一帆虽然并不对旧东家有什么怨恨,但毕竟有几分少年心气,今天这场漂亮的胜仗不可谓不扬眉吐气。

话题就这么平稳地进行了下去。持续不了多久,因为李轩这边快熄灯了,兴欣那边刚打完比赛也需要休息,对方现在就是已经躺在了床上通过手机在和他聊天。李轩心念一动,将打出来的“晚安”两个字删掉,发了一段语音过去。

乔一帆先是转头看了看对面床,几米之外安文逸背对着他,应该已经睡着了。他把手机音量调到最小,听筒凑到了耳边。

“做个好梦。”

李轩手指停在键盘上,等待的几秒钟有点焦急。但很快回复也来了,同样是短短的语音信息。

“前辈也是。”

声线还带着少年的清亮,却被压低有些闷闷的,大概是因为不想吵到室友所以窝在被子里悄悄说话。被这样轻柔如同恋人絮语的晚安辞陪伴,倒真能一夜好眠。

 

 

 

赛程一刻不停地继续,每一轮过后积分榜上都会有变动。最开始几周被甩在后面的兴欣开始发力奋起直追,甚至几次打出10:0横扫的大比分,到了第十四轮,主场迎来虚空战队。

在团队赛多半时间会出场的乔一帆被留在了观众席上。他也很理解这样的安排,虽然转职后焕然一新的进步被评论界看好,但在将鬼剑士玩得登峰造极的双鬼组合面前依旧没法看。不过坐在场下观战也可以学到不少东西,近距离体会逢山鬼泣在战场上面对各种不同情况的应对,既是对对手的了解也是对阵鬼职业理解的加深。说起来一直很感谢前辈的关心,现在三个多月过去终于能见到一面,散场后可以……

然后在他的注视下,兴欣华丽丽地完胜一个10:0,观众席骄傲的欢呼简直要把场馆顶棚掀起来。

呃,还是算了,乔一帆默默打消掉散场后给前辈打电话的念头。那样的话仇恨拉得未免也太大,简直像是在打脸啊。前辈好得简直超乎他想象,对自己这样的小角色也给予鼓励,还找机会在网游里提点过自己,甚至提出要打一场指导战,不过假期忙没来得及答应,后来就没下文了。也是,身为对手前辈根本没有义务牺牲精力促进别的战队的选手的进步吧?

回俱乐部的巴士上乔一帆还在纠结中,旁边的方锐已经自顾自接起了手机。“吴女士?你们都要上飞机了?都不肯留下来让我们尽一尽地主之谊啊。怎么样?我的黄金右手那当然是一个打俩!下一次?哪里用等到赛季末那么久,明天JJC多打几场就行了。你也觉得现在这个线路大有可为对吧?”

傻愣愣地看着眉飞色舞的方锐,乔一帆内心的尴尬也消失了不少。不同战队的选手不代表战场下不会私交甚笃嘛!他还是没有什么经验,将这片赛场想得太过复杂。

但他也没有什么勇气。战场下的交情也要建立在深厚友谊的基础下,像苏沐橙和楚云秀,眼前的方锐和吴羽策,不仅是同期生而且认识好几年,彼此又有共同话题。他和李轩……论关系亲疏甚至都比不上同在女选手群而交流多多的楚云秀和戴妍琦吧?

手里的电话终究是没打出去。

 

 

 

李轩压根没想那么多。两人的聊天断断续续地维持着,乔一帆并没有再提指导战一事,李轩也没在意,还以为这是叶修的建议,让他先进步到一定高度再说。被指导者的水平越高,指导者所付出的的努力也越大,最后呈现的问题越高端,改正起来效果越好。这是抓住了机会要好好压榨他一次呢,那老狐狸!

他比较不欣赏乔一帆在微草透明期间被磨练出来的微小谨慎;这样的性格在战场上可以是优点,到了日常生活中接人待物时就有些束手束脚了,假期在H市待的几天李轩可是花了好久才渐渐磨掉那层拘谨,露出点少年的欢快跳脱来。现在的乔一帆面对他时除了对前辈的恭敬外多了对朋友的随性;他已经可以让对方露出开怀的笑容。

但这种事情,其他人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办到。

十七轮结束后是为期一周的冬歇期,第十赛季的全明星周末在霸图主场举行。前一天晚上明星选手们被主办方接到酒店招待,但一同跟来的也有许多非全明星选手,有的是报名了新秀挑战的环节,有的是纯粹来凑凑热闹。会客厅里前来的选手大致按战队坐在一起,也有好些不同战队的借此机会侃起了天,气氛轻松,没有了在联赛里的剑拔弩张。

于是李轩进门后第一眼就看到会场角落乔一帆跟微草的高英杰坐在一起,两颗毛茸茸的脑袋凑在一起,正分享同一副耳机在手机上看着什么。高英杰戳了戳屏幕,两人不知因为毫无形象地什么笑成了一团。

“队长?”盖才捷敏锐地察觉到李轩一瞬间的怔松,还以为哪里出了问题。

“没什么,”李轩回过头,面上表情一切如常。“往那边走吧。”

 

 

 

这一届全明星赛精彩异常,爆点之多让主办方笑开了花。从一连被好几个新秀点名挑战的叶修,到全明星对抗那经典的牧师单挑,再到时间虽短却惊心动魄的团队赛……观众纷纷觉得票价实在超值,不能加钱好遗憾啊!

团队赛结束、活动散场前大神们在后台聊天打发时间,从足球到天气到美食到最近上映的新剧,相当具有生活气息。开着的门不断有选手进出,包括随战队前来打酱油的那些;李轩不经意暼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他不动声色地挪了挪步子,跟于锋的寒暄已经接近尾声还没想好要怎么继续,幸好此时楼冠宁路过,极有风度地跟对方打起了招呼。他松了口气,顺势又转了几步,卡在了出门的必经之道上。乔一帆走过来看见了他,微笑着点了下头,“前辈好。”

但仅止于此。在李轩开口之前他已经继续匆匆快步向前,像是被谁召唤急着前往。交错之间柔软的发丝几乎是擦着李轩鼻尖而过,几乎可以嗅到洗发露的淡淡芦荟香,以及——

一个冰冷骇然的认知在他大脑里轰然炸开:乔一帆身上临时标记的味道已经完全消退了。这并不是通过嗅觉判断出来的;他使用过多中和剂掩盖自己气息的同时鼻子也迟钝了许多。但标记——即使是临时标记——特有的那种若有若无的联系感此刻消失殆尽,像是从来都不曾存在过,发生的一切只是他的幻觉。那一瞬间他几乎要发疯——

“啊!”

李轩这才发现自己不由自主已经伸出手想抓住什么,但那人的身影早已消失在视野,眼前是不小心撞到他手臂的一位新人,正有些紧张地看着他。

“抱歉,”他听到自己干巴巴如同砂砾的声音。

李轩在满房间的欢声笑语里步到窗前;不是为了看风景,只是亟需独自静一静。他的脚步虚浮,大脑却清醒得可怕,战场上一眼戳破对手布局的敏锐和卡着节奏放下鬼阵的缜密此时将所有的点连成线:你知道自己在逃避什么,你知道亟需自欺已经不再有用,让内心一直躁动不安的原因就在那里,只是你从未鼓起勇气正视过。而现在,到了现在,想要抽身时蓦然惊觉——

 



——晚了,他已经泥足深陷。




TBC

评论(17)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