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ma

Qué es imposible?

泥足feet of clay(ABO,李乔) 章五

还是没肉,还是没肉,还是没肉,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附上安利群182129107。天天那么丧心病狂的脑洞真的好吗!



 

 

 

 

“前辈觉得怎么样?”

李轩靠在出租车后座上,摘了墨镜闭目养神。此时正是暑假兼周末,H市的旅游景点一如既往地拥挤,被乔一帆拉着在西湖边转了一整下午的李轩只觉心累,但他也不得不承认终究还是有享受到乐趣。

方才两人赶上了雷峰夕照,且占据了一处不错的角度,眼前之景真当得起那一句“夕照全村见,秋涛隔岸闻”。金光涟涟的水面与镀着霞光的古塔相衬拥有能安宁人心的奇异效果,耳边乱闪的快门和人声熙攘突然全被滤去,只余少年的轻笑,幼猫爪的力道一下下挠在心尖。

太不妙了。

“……前辈?”

李轩猛地反应过来,坐直身体。“人有点太多了。一帆你平常不怎么出来玩吗?感觉对路线都不太熟啊。被叶修拘着天天训练吗?”

算起来这是第三次见面,李轩以不容置疑的气势决定自己不太习惯决定“小乔”这个跟古代美女重名的称呼,转而就叫“一帆”了。乔一帆对熟人温和得近乎逆来顺受的性子自然不会反驳,也没有流露出不情愿。“我是不怎么喜欢出门,并不是没有时间,陈姐要求我们劳逸结合,叶修前辈在电脑前待太久时间她要拔网线的。今天也是我第一次去看雷峰夕照……前辈觉得怎么样?”

“景色是很好,但还比不上一线峡谷。”

一线峡谷是50级练级区,游戏的时间设定每日会有日落,奇诡独特的地形让那里的黄昏妖异无比。乔一帆听得好笑,“游戏里再美也是人工设置的虚拟场景啊,一堆1和0而已。”

“那我们为之奋战的也不过只是一堆1和0喽?”李轩起了逗弄之心,故意问。

乔一帆顿时语塞。“当然不是……只不过我觉得没有了人的荣耀也就毫无意义。”

“你当真这么想?”李轩被挑起了兴趣,正欲再问,出租车已经停在目的地。李轩手速够快奈何意识不够到家,还在掏钱包时乔一帆已经抢先付了钱。今天一整天从小吃店往后,景点门票、交通费用、路上买的零嘴包括晚餐全是乔一帆抢着买的单,买完后还一脸“前辈不用担心全部交给我了”的灿烂微笑,李轩有点哭笑不得。身为一队队长还是个天性强势到不行的alpha哪一次不是轮到他照顾别人?现在居然被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后辈身前身后地打点好一切,连接下来几天的行程表都制定好了。

李轩表现过推拒但也没有太坚持,他多少能够理解到乔一帆的想法:因为透明习惯了,收到一点点善意都会加倍回报;面对曾经帮过大忙又悉心照顾过自己的前辈,此时全心全意前后跑腿也是愿意的。还好在荣耀竞技圈子里,又是兴欣这样气氛融洽人员友爱的战队,不然这样的性格总会吃亏的。李轩叹了口气,不由自主地又开始心软。“要不要跟我一起上去先坐坐?”

其实宾馆离兴欣网吧也不远,步行十分钟过去就是。但果不出他所料,乔一帆毫无异议地点头:“好呀!”

“你翘掉训练队长不会训么?”

乔一帆笑笑。“跟陈姐请过假了,平时的练习都有按时完成,偶尔休息一天也没关系;这周的野图boss也在上午就刷新完了。叶修前辈才没有那么苛刻,又不像韩文清前辈会把小队员吓哭。”

李轩有点惊到。这个兔子一样软绵绵的后辈也会背地吐槽前辈了?

乔一帆一出口顿觉不对,“对不起,只是前辈们平时都,呃……”一想到这样也是在背后说前辈坏话,又急忙住嘴。

李轩好心帮他补完,“叶修前辈跟魏前辈都比较毫无遮拦,经常吐槽其他前辈们,顺带揭一下黑历史,导致前辈们在你们心里的光辉形象逐渐坍塌,直至渣都不剩?”

乔一帆觉得有必要辩解,“并没有啊,前辈你就没怎么被吐槽过,在我心里的形象还在啊。”

这突如其来的一记直球正中红心,李轩整个人都=口=了。跟联盟第一心脏和第一猥琐混久了,纯良的新人也不能好了吗?

 

 

 

说是上去坐坐,其实宾馆的房间里压根也没什么可看的。李轩带来的笔记本电脑和外设放在床边桌上,插了卡就可以登陆游戏。逢山鬼泣的账号卡自然不能带出俱乐部,此刻手里拿的是马甲,一身还不错的橙装,英姿勃发的鬼剑士在主人的操控下挥舞着寒光森冷的细剑。

“怎么,要不要试试?”李轩的声音响起时乔一帆才发现自己坐在床沿看得入神,为了更清楚地看到屏幕身体不由自主往前倾,下巴都快搁在前辈的肩膀上了,姿势暧昧得简直没法形容。李轩猛一转头时乔一帆急忙后退,却还是感觉到柔软温热的物事蹭过脸颊。

一瞬间他只想逃得越远越好,把重如擂鼓的心跳和窘得通红的耳朵藏住。但现实总不如人意,李轩长臂一伸就将他圈了回来按在了椅子上,自己则起身让出空间。“你现在还不急着回去吧?公会里要刷个副本,介不介意留一会帮把手?”

他都这么说了乔一帆自然不会拒绝。帮把手的含义就是李轩盯着屏幕拿着麦克风下指令,乔一帆一边按照他的思路进行操作,一边抓紧机会脑内进行分析:这个地方会什么前辈会这么做?如果由我来会采取什么办法?内行看门道,他这样越想下去越心惊,百人团本的混乱场面里,李轩的经验之老辣、时机把握之准确体现得比在战场上更甚。这就是联盟第一阵鬼的实力吗?乔一帆内心的钦佩又多了几分。这厢李轩看着乔一帆的操作和意识也倍感欣慰,年轻的后辈确实是个可造之材,他都已经能够想象对方日后在赛场上大放光彩的样子。

两人配合之默契就连精英团里的高手也看不出丝毫端倪。副本顺利刷完,临下线时团长露出了脑残粉本色,一直恋恋不舍地呼唤“大神下次再来”。乔一帆汗,万一对方知道网线这头的是自己还不得气个心肌梗塞?兴欣公会副本团的成员在别家公会里仇恨拉得不是一点两点。李轩倒是镇定自若,应付了几句就下线了。一扭头发现小阵鬼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眼睛里亮晶晶的像是落进了星星。

“谢谢前辈……”这个副本不论是地形还是BOSS都极适合阵鬼,能让这个职业发挥到机智,很明显是经过深思熟虑选定的。乔一帆早在打到一半时就发现李轩的良苦用心了,此刻感动得话都有些说不出来。

李轩保持微笑,内心不知为何有莫名的情绪开始膨胀。这种被专注崇拜的眼神注视的体验他从来没少过,这次却不知为何有种——那种感觉叫什么,对了,会心一击。

看着眼前双眼晶亮身后几乎要冒出一条毛绒绒尾巴摇来摇去的少年,李轩淡定地扔下又一枚重磅炸弹:

“有时间的话,以后我给你打场指导赛吧?”

 

 

 

乔一帆回到上林苑时已经晚上十点了。客厅的灯居然还亮着,叶修端着一碗麻辣烫头也不抬地打捞着鱼丸。“你回来再晚点,我们都会以为你被拐走了。”

所有的队员里,乔一帆是最让陈果省心的一个,饮食习惯健康、作息时间规律(抢BOSS熬夜除外),甚至天黑之后就很少出门了,夜不归宿的情况那是从来都不会有。

叶修不等他回答就抬起了头。“怎么这么高兴?碰上了什么事这么开心?”

有这么明显吗?乔一帆摸脸,他自以为已经足够内敛,根本不知道已经被之前脸上撕都撕不下来的傻笑出卖了。

叶修继续下去:“话说你说出门要接个人,一接就接到现在,明显不是你的作风啊。为什么有种感觉告诉我这个人我们也认识?”

乔一帆头都抬不起来了。李轩前辈虽然没有明说,但来了H市却不告诉叶修前辈而只联系自己,是想保持低调的意思吧?可怜他实在不是说谎的料,一张脸憋得通红,看得叶修的一颗老心也有点不忍。“我就诈一下还真诈出来了啊。是微草的小朋友?王大眼这么大方?”

“不是……是虚空的李轩前辈。”乔一帆心一横,吭吭哧哧还是把人卖了,之后又连忙补充,“他过来旅游的,应该不会留多久。”

叶修站起来捧着空碗扔到垃圾桶,路过乔一帆身边时拍拍他的肩。“知道了。去睡吧,你室友还在等你。”

安文逸果然还没睡,坐在床头,腿上摊开一本像是专业课本的书。乔一帆有点感动。他的室友一般入睡时间比这早一点;今天明显是为了等他。

乔一帆走过去接过书帮他放进床头柜里。安文逸坐在床上没有动,突然说,“你再不回来的话我们会以为你被拐走了。”

跟叶修串通好了般的言语吓得乔一帆差点跳起来。“怎么了?”

“你的身上。陌生Alpha的气味。

乔一帆低头嗅了嗅手肘,确实有种不熟悉的气息,但比较轻微,他甚至分辨不出来那是什么味道。以Omega而言他的感官算是较迟钝的,又一直服用抑制剂到现在,反而不如领地意识极强的安文逸来得灵敏。

信息素不是寻常碰蹭就能染上的,需要比较亲近的接触才行。可是他一天除了李轩前辈没接触过别人,前辈又是Beta……乔一帆为自己找到了理由:“可能是今天去旅游景点的时候人太多太挤了。下次我会注意的……”

安文逸点点头。“有什么需要的尽管提出来。”

床头灯被关掉了,寝室里彻底陷入黑暗。乔一帆侧躺着,眼睛睁开,仿佛要让视线穿过床头柜的侧面,穿过抽屉里的纸盒,望向静静躺在里面的小玻璃瓶们。

未结合Omega的身份真是太不方便了。成熟近两年没有结合过一次,甚至临时标记也不曾有过,一到发情期就像个行走的吸引源。先不说职业不允许,就算天天窝在上林苑里也不是长久之计。队友中也有Alpha,自己不能这么自私给他们带来影响。

乔一帆从未表达过对自己性别的逃避,却也从未掩饰过。叶修跟他谈过话也收效甚微;这种事本来就急不来。最后叶修不顾陈果的反对,将他跟一个Alpha安排做了室友。“就当锻炼免疫力吧?”叶修说,“既然无法改变,那就试着顺应它。”

可是……

如果他不是Omega,或者周围的人都是Beta的话,生活中就再也不需要这么多小心翼翼;他想到刷副本时前辈镇静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偶尔手臂环过来指一下屏幕,就一下已经足够他心领神会。而那短暂的时间里他就像是被前辈圈在了一个拥抱里,不含肉欲也没有占有和被占有,只有纯粹的温暖。如果……

可是没有如果。乔一帆翻了个身,将微微发热的眼眶按在枕头上。

 

 

 

李轩在H市只留了四天。最后一天夜晚乔一帆突然提出:“今晚我能在前辈这里借宿一下吗?”

他们已经走到李轩所在的宾馆了。微凉的夜风拂在脸上,李轩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乔一帆微红着脸将问题又重复了一遍。昏黄的路灯下他身体站得笔直,影子拖了很长一条直融到夜色里,像一棵还没长成的小树,四肢都和稚嫩的枝干一样脆弱易折。李轩怎么能说不呢?

李轩努力让自己别多想。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的时候他看见乔一帆坐在桌前手里拿着一个小药盒,瞬间明白了什么。“你……”

乔一帆点点头,语气没有什么起伏。“发情期到了。”

一个正在发情期的Omega。从未被他人碰触过的身体,身体最隐秘的禁地已经打开准备好接受Alpha的安慰、爱抚甚至肆意蹂躏……这个认知太过突然,李轩定定神,庆幸刚才在浴室里用了足够分量的中和剂。

“所以你才想借宿这里?战队那边有什么不方便的吗?”李轩脱口而出之后才记起兴欣战队紧巴巴的资金状况和简陋的设施,要给Omega提供专门照料确实很困难,说不定现在都还是合居模式,让一个年轻的未结合Omega跟其他Beta甚至Alpha朝夕相处……这个念头让他内心徒生无名怒火。“要服药吗,需不需要我去倒点热水?”

“谢谢,不过不用了。”乔一帆手里的小盒子已经打开,里面不是药片也不是胶囊,而是一小只玻璃安瓿和一支注射器。李轩眼睁睁看着他熟练地拧断安瓿颈,吸取液体然后将注射针头打进肘弯里,透明的药液被缓缓推进去。Omega专用的抑制剂有多种,但注射摄入的一般药性最强。才不到两年就已经有这么强的抗药性,难道是Omega中也少见的易感体质?乔一帆苦涩的表情证实了他的猜想。这么说来就麻烦了,这么下去身体会有什么影响还是两说,现有的抑制剂可能在再过几年就完全不管用了。

此刻他突然痛恨起自己Alpha的身份,药液还未开始发挥作用,草莓隐约的甜美果香和焦糖味还未散去,因为害怕被中和剂压下去的信息素扰乱Omega的体内机制,他甚至不敢将手放在对方单薄的肩上。

李轩又过了一会,轻声开口。“你的职业生涯还要继续的。那你以后要怎么办?”

乔一帆抬起头,眼神坚定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已经没法再逃避下去了。这个月之内,我会找个Alpha。”

 

 

 

TBC


评论(21)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