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ma

Qué es imposible?

【李乔】昨日之日 01


希望是抹茶红豆味。李轩想。

 

他在一片欢笑起哄中站起身,便装衬衫加牛仔裤,却风度翩翩地像是要走上台去做年度报告。一年一度的公司庆典总是很热闹,正好是招新季,每年都会涌进来一堆朝气洋溢的新面孔,远远就能感受到活力四散的热浪。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留到参加下一次聚会,但能够进入荣耀集团,哪怕只是实习一年也弥足珍贵。

 

“七号——谁是七号?”涂绿色指甲油的女孩子吃吃笑起来,“啊,不是可欣和可怡,这边——哈,也不是柳姐。快站起来啊,经理都在等你呢——Don't keep us waiting,please?”

 

李轩内心叹气。比起这种闹哄哄又幼稚的活动,他更愿意窝在电脑前看报表。“和新人员工的互动有利于形象建设,”他的二把手吴羽策每次都一边推他来一边这么说,然后自己脚底抹油跑掉。

 

长桌最尽头的青年站了起来。他得跋山涉水才能来到李轩面前,拘谨而略显笨拙地穿过一个个座位,在绊到人时轻声道歉。李轩已经从捧到眼前的纸盒里抽出了一根pocky,暗自祈祷是抹茶红豆;他喜欢抹茶红豆,那将会是无聊讨厌的庆典上唯一的乐趣。

 

是薄荷,他最讨厌的味道之一。

 

青年皮肤白净,五官清秀但并不出众,只是低头时下颌至颈项的线条有种脆弱的柔丽。他总是低着头,视线垂到桌面或地面上,明白即使抬起来也不会有人看见。李轩替他补完了剩下两步距离,伸手将pocky棒抵在那双淡色的唇边。“你先?”

 

他咬上来了,先是试探性的一小口,发现对方没动后胆子稍微大了一点,又是一口。李轩还是没有动,齿间叼着一小截不动,抿着唇,就是不上前碰自己讨厌的薄荷。青年在两人鼻尖几乎要相蹭时停下,咬在嘴里又未能下咽的饼干条让一边的脸颊微微鼓起来。他终于肯抬起眼睛,眼神有点惶然。李轩微微一笑。

 

“快动啊。”他用眼睛这么说。

 

一股电流窜过青年的脊椎。他定定神,又咬了一口。薄荷的涂层已经吃完了,他用舌头勉强推了推剩下的一小截,打算就这样松口。李轩就在这时动了,一口吞掉最后那点饼干条,将两双唇间的距离缩减到无。青年瞪大眼睛却被牢牢按住后脑不让后退,一条灵巧的舌头闯进来掠夺走了一点薄荷的清甜。

 

然后他呆呆地后退,看见一片压低的嬉笑和私语中他们年轻的总经理露出一个志在必得的微笑。

 

没有抹茶红豆,但现在多了一个乐趣。李轩内心如是说。




TB也许没有C

评论(7)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