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ma

Qué es imposible?

泥足feet of clay(ABO,李乔) 章三

李乔群广告,182129107,冷CP小伙伴不来一发么!




 

 

 

“……这里,微草的牧师冬虫夏草虽然陷入了困境,但很快就被解救了出来。王杰希的预判很精准,我们接下来不管怎么行动他都能有应对手段,我们之后也正是输在了这一点上。虚空的核心一直是双鬼,阵鬼控场斩鬼攻坚,打法太单调,变化不灵活,但这个问题目前一时还无法解决;需要队内成员结构的调整才行。”

吴羽策点点头。“小盖?”

盖才捷是去年进的虚空训练营,很不错的一位学员,手速意识和心理素质都属上乘,使用职业是驱魔师。虚空目前以双鬼剑加刺客构造的战术体系急需这样一个灵活的近战职业来穿针引线。

“明年就把他纳进战术体系吧,早点磨合锻炼也好。”李轩无奈。本来想让新人多历练一年再上场的;职业联赛强度大水平高是迅速提高的好地方,但压力过大有可能揠苗助长。只望盖才捷不要让虚空失望才好。

“那就这样了,等会复盘时我再说一下。”李轩放下已经空了的咖啡杯。“阿策,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吴羽策开口了,却不是关于比赛。

“你昨晚跟一个Omega在一起。”

李轩脑子里轰的一声;他下意识看了眼会议室紧闭的门。“你怎么得出这样的判断?”

“你没回俱乐部的宿舍;本赛季以来这是头一次。”

“那又如何?”惊讶过后李轩很快恢复了镇定,“我在附近买了房子,虽然是为夏休期准备的,但平时偶尔去住也没什么不正常的吧?”

“你忘了我的鼻子很好使。”吴羽策耸肩。

“我明明——”李轩一出口就顿住。吴羽策不仅也是Alpha,而且对信息素的感觉很敏锐。一整晚跟一个Omega一起睡还贴得那么近难免会有气味遗留的,正是因为不想别人知道平白多出事端,李轩才往自己身上喷了双倍剂量的中和剂,确定一丝Omega信息素都不残留才来的俱乐部。却没想到此举对于极其了解他的吴羽策来说,正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一个Alpha,既不处于发情期,也过了比赛日,周围也没有Omega干扰,为什么还要用这么多中和剂?原因只有一个:要掩盖某些不应该出现的气味。

李轩无奈地做了个“输给你了”的手势。“只是碰见了一个陷入点麻烦的Omega而已,我正好路过,顺手帮了一把,但除此以外什么也没发生。”

吴羽策的缜密推理能力在赛场上经常派上大用场,此刻却让李轩有点心惊。“你比赛发布会过后没有回俱乐部,这不是临时起意。那么碰到那个Omega是在此之前?体育场馆里?”

前两天才爆出一件Alpha体育明星利用粉丝的倾慕心理,带人开房聚众淫乱的丑闻。非常时期,就算李轩昨晚什么都没做,一系列关键词还是很引人遐想的。如果被有心人捉到顺题发挥,对俱乐部的声誉影响不可谓不坏。

李轩举起双手以证清白。“只是意外而已,甚至细节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碰上了一个Omega的初次发情,他没有经验又很害怕,我帮忙去买的抑制剂——别这么看我,我伪装得很好,用的是现金不是信用卡——从头到尾没碰他一个指头。这种事以后不会再发生了。”他说的都是实话,只是隐瞒了“将对方拐回家在自己的床上睡了一晚”这个……无关紧要的细节而已。

“我可没鼓励你成为禁欲主义者;只要不影响到战队,没人有权干涉你的私生活。”

李轩会意。“不会影响到战队的,我保证。”

目送吴羽策的身影消失在门外之后,李轩懊恼地抱住了脑袋。

他知道吴羽策会替他保守秘密;他所懊恼的不是这一点,而是在自己说出“这种事以后不会再发生了”的那一瞬间,内心分明有个微弱又清晰得不容置疑的声音在反驳:“骗子。”

乔一帆。光是咀嚼着这个名字,就仿佛有草莓的甜味涌上舌尖,微微带着点酸涩。他还记得清晨送少年回微草定的酒店,路上空荡荡一个人也无,灰白的天幕下道路两旁光秃秃的桦树显得格外寂寥。X市的冬天一向干冷,乔一帆穿得挺多,夹克衫外面套了羽绒服;但不知是没带围巾还是围巾落在酒店里了,颈项袒露出来毫无保护,李轩走在后面甚至能看到细白的的后颈上微微凸出的月牙形颈椎,那一瞬间他干渴无比。

他执意提出要送,原因是虚空俱乐部也顺路。一路上没有人说话。有什么话好说呢?只不过是前辈和后辈的关系,乔一帆所欠他的“谢谢”在出门前就已经被说完了。离宾馆还有最后一小段距离时他们走到了分岔路口,乔一帆停了下来。

“那我走了。谢谢前辈的照料!”

他的声音没有太多与年龄相符的元气,而是带着点沙哑的柔软,声音压得很低,像是生怕惊动了这静谧的清晨。晚了,很久之后李轩才意识到,他内心的野兽早在那一刻就已经被唤醒,缓缓露出锋利的指爪,等待着咆哮出笼。

但在那时,李轩只是坦然挥了挥手。“去找你的队友们吧!误了飞机就不好了。”

然后他转身朝俱乐部的方向走去,双手插进兜里,被隐约的不安萦绕。直到虚空的大门进入视野他才想起自己没来得及说的话是什么——昨晚一片黑暗中的许诺,如果在阵鬼方向上有什么疑问,可以来找我。并没有传入已经熟睡的少年的耳中。

 

 

 

 

此后赛季的节奏越来越紧,面对的对手越来越强。虚空上下气氛紧张,加紧抢分,每一秒都在为争夺季后赛席位拼搏。这个小小的插曲在内心只激起了短暂微小的涟漪,之后迅速归于平静;“乔一帆”这三个字也飞快地褪色,直至被完全堙没,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虚空在常规赛积分第六,挺进季后赛,却再一次遗憾地止步八强,一整赛季的拼搏的脚步终于到了终点,他们又一次早早迎来了夏天。即使是在休假期,身为队长的李轩也无法完全放松;训练强度减轻了却不能松懈,离第九赛季的开始也不过短短三个月而已。只有在小憩的间隙,李轩才能听听音乐刷刷论坛来放松。他刷的论坛也大多是荣耀相关的,夏季转会窗常常不乏重量级选手的转会,各个战队的势力开始新一轮洗牌。

原三零一副队长许斌转会微草,接任邓复升退役后留下的联盟第一骑士独活。

这是几天来最为重磅的转会消息,第一骑士操作者和第一骑士角色的结合,微草战队又添一员虎将,下面跟帖讨论激烈得热火朝天。李轩却没忙着看回帖;他的鼠标移到了新闻标题上。

微草……

 

李轩在微草俱乐部的官方论坛里面搜索了起来。第九赛季初步拟定的选手名单里面找了一圈,并没有他已经快忘掉的那个名字。

大多数新人一开始都是签的一年合约。这么看乔一帆的合约是到期了?微草最终还是没有留下他?

 

李轩身体向后靠在了椅背上,已经被淡忘的记忆重新浮现在脑海里。“我想打荣耀……”少年的眼睛里闪着极微弱的亮光。然后是饱蘸着困意、犹豫的声音:“可是我不相信我自己……”

还是放弃了吗?

李轩有点失望。他明白自己对少年的期盼比这要高,高得多。但想到对方Omega的身份他又不禁叹了口气。联盟里Omega本来就比较难混出头,他还没成年,成绩也没什么起色,家庭方面应该也会遭受到一些压力吧?终于决定这条路太难,干脆不再继续走下去了?

有点遗憾,还没有机会面对面打一场真正的比赛。每年都会有人离开赛场,有人圆满而归有人遗憾散场,共同点是都不会再见了。

 

 

 

 

那个曾经微微触动过他的后辈,那个曾短暂拨动过他心弦的Omega,与他的人生再也不会有交集了。至少李轩是这么认为的。

他最终发现自己大错特错是在将近一年之后。第九赛季常规赛进行到了尾声,虚空战队目前排名第八,岌岌可危徘徊在出局的边缘,跟在后面的三零一虎视眈眈。双鬼组合坚持了许多年,一直高不成低不就,有所瓶颈的样子,本赛季的表现也是颇有起伏,虽然现在还占据着一个季后赛席位,但已经被很多人视为本赛季最令人失望的战队之一,一旦最终丢掉季后赛席位,那么这个之一也可以去掉了。*

整个战队的气氛都凝重起来,每周复盘时吴羽策的眉头皱得更紧,总爱嘻嘻哈哈跟人聊天说话的李迅训练间隙的话也少了许多。这天,指导完新人的李轩回到休息室里,疲倦地倒在了沙发上,一只手揉了揉眉心,索性拿起堆积在桌上的电竞时代翻看了起来。

今年的挑战赛格外有看点,在常规赛大局已定的情况下,更多人将目光投向了挑战赛决赛即将碰撞的两只队伍身上——嘉世,联盟初期三连冠的豪门战队,虽然去年状态低迷战绩不佳到了出局这样让人大跌眼镜的地步,但此时手里还是握着三个全明星,包括斗神一叶之秋和战术大师肖时钦,评论界绝大多数舆论都倾向了这一边。兴欣,由退役后又卷土重来的叶秋——或者应该说是叶修——所带的队伍,除了首任蓝雨队长魏琛和因受伤沉寂多年的前第一狂剑孙哲平,剩下的都是从网游里拉来的、名不见经传的新人。李轩将杂志翻到下一页,看见某资深评论员对兴欣战队剩余选手在挑战赛里表现的点评。鬼剑士一寸灰,操作者乔一帆——

他的手指停在了那一行上。

那天晚上李轩在网上找到了兴欣战队挑战赛能找到的所有视频;他没有挨个看完,而是在里面寻找一寸灰出场过的个人赛、擂台赛以及团队赛,跳着看了起来。他看见了一寸灰在无极的术士手下被压制得动弹不得,一如当年的全明星挑战赛,慌乱失措却直到倒下之前都未放弃努力;他也看见了被经验磨砺的稳固提升,直至在决赛倒数第二轮里,巧妙利用地图牢牢掌控局面,一连挑翻诛仙两位对手。一直到视频结束,屏幕黑掉,他看见倒映出来的自己的微笑。

之前一直理智地判断嘉世会胜出的李轩,这一刻开始突然倒向了兴欣这边。

加油啊,他想,我期待与你的再次会面——




TBC


*出自原文


评论(13)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