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ma

Qué es imposible?

泥足feet of clay(ABO,李乔) 章二

睡前一更,还是没肉。李轩大大苏得我不行!

照例群广告,182129107,李乔中心,天天都在开脑洞【。



 

 

 

乔一帆的行李全在微草定的酒店里,李轩给他拿了备用的换洗衣物,递过去时连包装都没拆以示清白。虽然是最简单的款式但舒适清爽,显然李轩X市硬汉的外表下有一颗很追求生活品质的心。

肯定不便宜。乔一帆用毛巾擦着滴着水的头发时反应过来。买药的钱好像也没给吧?可是钱包已经被偷了,身上一分也无,找他要卡号打钱过去?会不会有点伤气氛?在最难堪尴尬的时刻被目睹被安慰,最后一丝伪装也完全消弭,两人的关系已经不是简单的前辈与后辈了。更像是、同一个秘密的见证人和保守者……

对前辈的感激怎么样也不够表达。虽然一整个赛季都没出过场但好歹也是注册的职业选手,补贴很微薄但一直有在发,平时用度也很省,乔一帆有属于自己的小小积蓄。请前辈吃顿饭好了,顺便打听一下喜好送件实用的礼物,等到下次再见……

他套在T恤衫里的脑袋突然卡住了。

不会有下次了,这次已经是本赛季第二次对虚空,到季后赛之前合同到期,微草就不会再有自己的位置。联盟里也不需要一个吊车尾的差劲选手,更别提一个Omega。

领口不上不下地勒住了鼻子,闷得他眼睛有些发酸。乔一帆下意识转了转脑袋,确定四周并没有人;泪水不知不觉又掉了下来。

 

 

 

乔一帆的澡洗得不长也不短,看见他从浴室里出来,李轩起身打了个招呼。备给客用的换洗衣物并不合身,裤子太大衣服又有点短,李轩叮嘱自己不要盯着看。

但那双眼睛周围的红肿还是很明显,想忽视都不行。李轩想了想,给他递来一杯温开水。“有什么事说出来就好些了。”

乔一帆双手捧住杯子,有点受宠若惊。从来都是他给别人倒水,从没反过来。更何况还是联盟顶端的前辈……

他没有喝水,只是垂头盯着杯口。“我想打荣耀。去训练营之前我就知道自己的性别了,但是我想打荣耀……”

李轩踌躇,要不要先准备好纸巾。

但少年没有他想象中的柔弱,眼里也没有泪水只有迷茫。“我以为能行的,其他Alpha能做到的我也可以,用努力和决心就可以补足。后来被冠军队选中,我很高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再也没法往前一步。像是长了双泥做的脚,不管怎么使劲着力点都不对,不管怎么刻苦似乎都没用,只能眼睁睁看着其他人往前跑……”

“队长要求很严格,对每个人都寄予了很高的期待;我最好的朋友是个天才,他经常偷偷抽时间出来陪我练习配合打发。我知道这没用的,只是浪费时间而已,但从来没拒绝过。我怕让所有人失望,我害怕自己的存在证明之前一切努力都毫无意义……“ 

瘦弱的肩膀在单薄的衣料里看起来有些可怜,一时间让李轩有些别不开眼。他能感受到这个Omega温驯之下好强的火种。一个拥抱会不会太冒犯了?

李轩试着开口。“可能是一时的低谷,并不代表没有进步空间了呢?你还这么年轻……”他想起了什么。“你在微草里的账号不是阵鬼吧?怎么拿了阵鬼来挑战?”

乔一帆脸有点红。“我拿到的是一个刺客账号,因为多余就正好分配给了我。但是水平一直很差;之后机缘巧合在网游里碰见了叶秋前辈,他说刺客不适合我,问我要不要转型一下阵鬼……” 

“那你……”李轩将话吞了下去。冠军队,一整个赛季从没上过场,甚至名字都没听说过,在队内的处境有多尴尬就不言而喻了。尤其在微草已经有一个虽不出众但发挥还算稳定的阵鬼选手的情况下。他无权对别家战队的内部指手画脚,乔一帆的自尊心也不会允许。督促对方将水喝完,他关了顶灯,只余床头的一点昏黄朦胧。“你明早还要回酒店赶飞机,睡吧?”

乔一帆顺从地点头,钻进了被子里。

 



这实在太难熬了,李轩有些痛苦地想。这么近的情况下,抑制剂也没法完全阻止Omega的信息素,清甜的香气像是被欲盖弥彰地裹在一层薄薄的玻璃纸里,看得见够不着。更别提对方光裸的小腿在薄薄的被子之下几乎动一动就能蹭到自己。本来就不是标准的双人床,只是当初定做的时候为了宽敞将单人床加宽了而已;挤一个一米八几的大老爷们和一个正在长身体的少年实在有点窄。乔一帆的睡相明明已经很规矩了,乖乖侧着身不怎么动,浅浅的吐息拍打在枕头上……

李轩猛地坐起来。“这个暖气温度是不是开得有点高了?”

“嗯?”乔一帆吓了一跳,眼睛有点迷蒙地追过来。“还好吧,帝都也一样……”李轩已经抱起枕头。“真的有些热。客厅温度正好,我还是去客厅吧。”

乔一帆惴惴不安。“是不是多了一个人的体温所以热了?”他的速度更快,起身已经出门了,“不然我去客厅……”

“不不不不用了!”李轩差点咬到自己舌头。

“可是……?”

“不盖被子就好了。”李轩这么说着,心底有点想哭。

重新躺下之后他更睡不着了,索性聊起了天。“你在网游里碰见的君莫笑?叶秋不是已经退役了?打算回来?”

乔一帆已经有点困了,但还是打起精神认真回答。“叶秋前辈的话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所追求目标的人吧,而且他状态还很好,实在看不出来报道中的下滑趋势啊。”他停了一下轻笑起来,“好像各大俱乐部都对叶秋前辈很怨念的样子。”

“是啊,他可抢了不少副本记录,刷了不少材料来着。虚空的BOSS被抢过好几个,会长现在一看到君莫笑这三个字就头疼。”

有几个自己也帮忙了,这个,还是先不要说出来吧?乔一帆这么想,就听到李轩带着几分笑意继续说下去,“你也有帮忙吧?一寸灰也是副本队的常备阵容来着。”

乔一帆翻了个身,脸颊又发起烫来。“前辈还记得这个账号?”

“当然啊,我的每一个对手我都会记得。”

乔一帆的底气就像被扎了个洞,一下就泄得一干二净。“我不算正经的对手吧。我太差劲了……”

“不要这么说。”一只手揉了揉他还有些湿润的头发。“虽然经验几乎为零,发挥也不好,整体表现有点惨不忍睹,但很多地方意识还是能看出来是正确的。你还这么年轻,坚持下去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是叶秋推荐你去练阵鬼的?”

前辈有点毒舌偏偏语气正经,反差让乔一帆愣愣地点点头,然后意识到黑暗中对方也看不到。“在第十区遇见的叶秋前辈,他说我大局观和团队意识还可以,建议我转练专修辅助的鬼剑士。”这话有点像自夸,说出来有点难为情。李轩却顺着问下去:“第十区?你就练了一个月,还是在业余时间偷偷练的,就来挑战逢山鬼泣?这真是……”

不知天高地厚。乔一帆脸几乎要钻进枕头里了,却听到:“……胆子这么大真是太有前途了!”

哈啊?他把脑袋拔出来,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整个人都僵住了。“我……”

“当初我也是从挑战赛上来的,啧啧,跟一帮兄弟组了个战队,凑了些装备,虽然知道有些渺茫但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报了总冠军的梦。后来当然线下第一轮就被刷下去了,但梦嘛,怎么做都不嫌大的。”

一片黑暗中他能看见后辈的眼睛,有些呆愣地盯着他,显然还没从僵直状态中接触。这种像是聚光灯下小动物的表现让他有点好笑。“一个月的话能打到那个地步说明你还是有才能的。不相信我的评判的话,至少也要相信叶秋前辈吧?”

“并没有……我、我相信前辈,我相信你。”乔一帆急忙回答。“我只是……有点不相信我自己……”

虽然有点残酷,但联盟顶端的大神们确实大多是Alpha。尤其是有些实力的战队,挑选队长几乎都会将性别列入评判标准。季后赛水准的队伍,除了虚空和烟雨外所有战队都有意无意将强劲的Alpha队长作为宣传点,个人魅力可也是吸引粉丝的重要因素。

唔,可能嘉世要除外,叶秋压根没露过脸,所有人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别提性别了。楚云秀不爱好这种宣传手法,她的抵触常常让外界以为是个Beta,所以烟雨的气质才一直偏软。但李轩知道这不是真相,同为黄金一代他与楚云秀私交还可以,对方的信息素平时很收敛,但真发起飙完全是跟韩文清一个水准的恐怖级别。自己呢,则是一直在外界眼中被贴上了Alpha的标签,联盟并没有强制公布性别的规定,再特意捧做宣传实在有些矫情,他也就从没让官方确认过自己的性别,现如今……

反倒是给伪装成Beta提供了便利吗?李轩有点哭笑不得。

“性别都是次要的。”作为一个Alpha说这话有点不够说服力,但乔一帆此刻似乎全心全意信赖他,想要的不是答案,只是一个肯定而已。李轩自认还给得起,虽然不知道会帮了他还是害了他,但内心更希望是前者。他又犹豫了一会,“有时间的话我再跟你打一场指导一下,也好更快地提高?”

没有回答。他意识到年轻的后辈已经支撑不下去睡着了;发情总是分外消耗体力的。李轩情不自禁地又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却不小心碰到了温暖柔软的眼睑。睡眠中的乔一帆发出了一声慵懒迷惑的“咦”,然后自顾自地翻了个身,无比坦诚蹭进他的怀里。

Omega天性对Alpha气息的依赖,像是磁铁自然地吸引……李轩的的血条瞬间下去半管。Alpha对Omega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他自暴自弃地挪开手臂,让少年柔软的身体蹭得更近了一点,然后保持在这个姿势。


 

我一定是太困了才不想挪动,真的。李轩大大进入梦乡之前这样想。

 

 

 

TBC



评论(14)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