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ma

Qué es imposible?

泥足feet of clay(ABO,李乔) 章一

先打个李乔群广告,182129107,不事生产的我在群里高产帝们的激励下也开坑了!



这逗比的文风以及丧失的设定简直自己都看不下去啊!!

什么时候才能学会割腿肉……

这章尺度还不用河蟹,应该?



泥足 

feet of clay

 

head of fine gold, breast and arms of silver, belly and thighs of brass, legs of iron, feet of clay. --Daniel 2:31-2:32

 

 

 

 

 

 

乔一帆死死抱住自己的膝盖,一只手捣住颤抖的呜咽,侧脸贴住洗手间墙壁的瓷砖试图撷取一丝凉意。那片冰凉光滑的表面很快被捂得烫热,他试图挪动,却发现双腿已经发软,稍动一下就涌上一片麻木。

起先只是浑身燥热,脸颊发烫,但在大冬天脱到只剩一件衬衫、用洗手池里的冰水拍了好几遍脸也无济于事之后,深深的绝望便涌了上来。乔一帆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指导手册上的话语早已背得烂熟。Omega的初次发情会有约一个小时的前潮,会遭受口干舌燥、体温升高、虚汗、四肢无力等信息素过载的副作用,如果一个小时之内没有服用抑制剂、完全进入发情期后……

最多还有四十分钟,他就会情不自禁地张开双腿,哭着求进来这扇门的第一个人将他操得昏死过去。

“为什么偏偏是现在……”低低的啜泣声盖过了呢喃。本来时刻都随身带着抑制剂以防万一,偏偏今天入场时一片拥挤中钱包被顺手摸鱼偷走了,连带着里面的小药片。幸好手机还在兜里,他赶紧掏出来,睁大眼睛透过朦胧的泪雾在联络人列表里寻觅。队长……邓副队……他们都正在比赛。俱乐部随队的经理……联系人里找不到,自己没有资格也没有机会获得经理的电话。再有就是高英杰。手机在湿热的手心打滑,拇指几乎就要在通话键上按下去了,却突然僵住。好友此刻也在赛场上,全明星挑战赛后出场次数渐渐增多,这次对虚空在团队首发阵容里。此刻他应该在队长身边挥动着扫把奋力作战吧?团队赛应该很快也要打完了……

他瞬间全身发冷。团队赛也要打完了。就算微草的队员们一时还没发现他的缺席,比赛结束后是一定有观众来上洗手间的;就算这里位于工作区且位置偏僻也不代表不会被人找到。他也不能出去,此刻Omega初次发情特有的馥郁甜香让他成了个行走的定时炸弹,万一在两万人的体育馆里失控引爆,后果简直不堪设想。他只能等,缩在紧闭的门后企盼第一个进来的是个好心的Beta,及时帮他去买抑制剂、渡过这次难关,在他的恳求之下说不定会答应替他保守秘密。这是能够期待的最好结局。

但话说回来,他从没被运气眷顾过,万一第一个进来的是Alpha怎么办?甚至,万一还不止一个?

那不是他想要的,但他从来没有选择的权力。就像他的性别一样。如果一个月前挑战赛上的惨败给了他一记当头呵斥,打消了他不切实际的妄想,那么现在则是一记迎面痛击,狠狠击碎了长久以来的自欺欺人。他是个Omega,也只是个Omega而已。柔弱的天性注定了与荣耀这片竞争白热化的战场格格不入,也永远不会有出头之日。被叶秋前辈鼓励而在心底种下的希望,几个月来锻炼阵鬼、跟团刷副本的努力眼看全部要化为泡影。泪水再次不受控制地落了下来,体内燃起的火焰越烧越旺,之前内脏都被焚化的错觉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空虚感。 

到此为止了。

“英杰,对不起……”恐怕并肩作战的梦想永远都不会实现了。他深深地弓起肩膀,将悲伤的啜泣埋进膝盖里。 

洗手间的门选择在此时被敲响,传来成年男子的声音好像远在天边又好像近在耳畔。“里面有人吗?我进来咯?”

 

 

 

李轩心情不太好。任何战队队长在主场被横扫出一个8:2时心情都不会好。微草是老牌劲旅,实力自然没的说,今天的整体状态也相当出色,虚空在团队赛利用地图和战术的布置像是撞在了墙上。他已经在为半小时后的记者发布会头疼了。 

比赛结束后短暂的空隙是让选手休息放松用的,李轩却发现自己的双脚不知不觉走到了场馆二层偏僻的角落,在卫生间前停了下来。紧闭的门也无法掩盖发酵般的甜香,隐隐约约又勾得人心猿意马。这是……

门没锁,把手一旋就开。果不其然,一个身影蜷曲在洗手间的墙角里,随着他脚步的迫近无助地颤抖起来。夹杂着草莓香气的信息素果然源头就在这里,一个年轻的、初次发情的、从来没有被开发过的Omega。可怜得就差挖个坑将自己埋进去了。李轩在他面前三步时停住,尽可能温言安慰:“你需要什么帮助吗?”

年轻的Omega抬起头来。被汗水打湿的漆黑发丝贴在额头上、嘴唇被自己咬得红肿、双颊还留着斑驳的泪痕,少年用求助的眼光看过来,并不知道自己此时在旁人眼中相当可口。李轩有些不自然地偏过视线。这孩子好像有点眼熟?在哪里见过?

李轩还在胡思乱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对方却已经先一步认出了他。“李轩……前辈,”少年勉强撑着墙站起来,却因双腿发软跌在了地上。李轩的身体先于大脑一部反应,等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之后已经把少年揽进了怀中,草莓的甜香瞬间布下天罗地网。少年的衬衫已经扯开两颗纽扣,李轩强迫自己不要盯着露出来的一小片胸膛看。“……你感觉还好吗?”

少年毛茸茸的脑袋搁在他肩上,双手攀在他背后,如同溺水之人死死抓住一根浮木。“前辈,求你……帮我……”回答他的是拍打在颈窝的滚烫气息,还夹杂着幼猫般的啜泣。

李轩呆住,像是同时中了一百枚僵直弹。妈的,这样下去要出事!

他差点就要直接遵从本能了,美食在前忍住不吃一向不是Alpha的性格。贴在少年背后的手掌下滑自腰际,就在掀开那层碍事布料的前一秒,他听到少年继续说了下去:

“……帮我买抑制剂好吗?快点,不然就失去效力了……”

 

 

 

这就是李轩在空旷的大路上飞奔的原因。他寻后门出了体育馆,一刻不停地跑向最近的药店。那孩子的自制力有这么可怕,初次发情就能靠自身抵挡Alpha的信息素了?还是说自己的信息素弱到这种地步?

他只纳闷了一会就想起来最近换的新型中和剂,专为Alpha设计,能够有效抵御Omega信息素的干扰,同时中和Alpha富有侵略性的气息。只要在比赛时他都会喷,没想到这次换的新药效果如此强劲,连他自身的信息素都几乎完全掩盖了。 

那孩子把他当成了Beta?所以才这么放心?

满脑子的胡思乱想在回到体育馆时停住了,他想到自己已经离开了十分钟,万一在此期间对方有什么意外的话……!

他所担心的情况没有出现,而少年的表现也验证了他的预想。昏昏沉沉、毫无防备地靠在他怀里,甚至连吃药都是低下头直接从他手心啄取。柔软湿润的嘴唇触感让他的心瞬间软了下来。

“现在好些没有?”

药效几乎立竿见影,脑袋几乎立刻就恢复了大部分清明。乔一帆将仍有些发烫的脸转到一边,嗫嚅道:“谢谢前辈……”

“没事,应该的。今天是第一次吧?你也太不小心了。”

脸上烧得更厉害了。乔一帆有些哭笑不得地想到两次最难堪的低谷都被眼前人看在了眼里,一次是挑战赛上的惨败,另一次是在客场卫生间里的发情。是不是应该破罐子破摔了?不过……“前辈你真好……”意料之外很温和又可靠。“幸好是前辈,如果遇到的是个Alpha估计就全完了。”

李轩有点噎住,决定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很多Omega发情初期对Alpha是抗拒甚至恐惧的,如果能安抚对方的话就将错就错下去吧。“你能走动了吗?需不需要我让王杰希来接你?”

乔一帆慌乱地摇头。“还是不要麻烦队长了吧……”

“他们都不知道?”

一片寂静。过了好久传来一声闷如蚊虻的“是”。

联想到社会上对Omega的惯有看法和联盟内Omega选手的边缘地位,李轩叹了口气。他伸手揉了揉眼前人的头发,软软的手感不错。“就算之前不知道,你现在带着一身的气味回去宾馆,他们也该知道了吧?”

乔一帆手足无措起来。“那要怎……”

“我有就在附近的住处,一个晚上的话应该没有问题。我找个休息室你等我到发布会结束,然后我来接你。跟微草那边能交代清楚吧?”

“能。”等会打个电话给英杰就说和亲戚叙旧好了……虽然脱离集体行动可能会引起不满,但话说回来,队伍里不会有人在乎一个小透明的缺席。真正关心自己的除了英杰,就只有眼前的前辈了。

“谢谢你。”李轩来不及阻止,就看见少年站直身体,对自己毕恭毕敬地鞠了个躬。

 

 

 

于是他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把一个刚发情的Omega拐回家里了。对方还很乐意,一路上说了很多个谢谢,亮晶晶的眼睛里满是感激。这是完全将他当做Beta了,压根没有兔子进了狼窝的危机感。

这不是自己挖坑埋自己吗!把一个年轻诱人的Omega带回家,还不能吃!李轩直想撞墙。进家门前他以先收拾一下为借口让乔一帆在门外稍等片刻。发情期间的Omega即便在药剂安抚下感官依旧比Beta要强,他得收拾自己屋子里的信息素。幸好这房子买了不久,上个星期才请人做过大扫除,倒是没有太大纰漏。李轩抄起喷雾中和剂一顿狂洒,直至用掉了小半瓶才停下来。

乔一帆进来后吸吸鼻子。“有杀虫剂味,”他说,“前辈家里闹虫?”

“没有,防患于未然嘛。”李轩打着哈哈。“你可以睡……呃……”

艹。他忘了家里只有一张床。客厅里连沙发都没有,只有单人扶手椅。

“你睡我的床好了,床单被套都刚换的。我去书房打个地铺。”

“这怎么行,”乔一帆连忙阻止。“我睡地铺吧。”

“既然是我邀请你过来哪有让客人睡地上的理?是不满意我这个主人的招待了?”李轩仗着力气大,已经半推半哄地将乔一帆按在了床上。乔一帆思考了一下,想到了两全其美的方法。“这张床还是挺大的嘛!”期待的眼神,“睡两个人也没问题,对吧?”又犹豫了一下,“对不起……我会造成干扰吗?”

“……啊,没事,呃,你懂,我不会被影响到的。”李轩大脑当机,脱口而出。

坑越挖越大了。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潺潺水声,坐在床上的李轩痛苦地将脸埋进了手掌里。

 

 

 

TBC


评论(26)

热度(133)